樊纲|CWM50学术成员、中国经济体制改革研究会副会长


目前我国投资增长动力不足,各种增长要素都存在很多缺陷,劳动参与率也在下降、自主创新能力不足,更重要的是体制上还存在各种缺陷,因此需要供给侧结构性改革。


但不可否认的是,供给侧结构性改革涉及体制机制,需要天天讲、年年讲,有些事情可能一时半会儿见不了效,但是现在就得做,这是长期性的措施。十八大三中全会定了那么多改革,这些年落实多少?这是大家确实很着急的事情。但体制改革的难处就是它需要长期的坚持,长期地进行改革。


这就出现了一个问题,当长期性改革实现不了时,短期要不要采取一些措施?提出“六稳”就是在很多长期性的结构性改革做不动的情况下,需要采取一些短期措施维持稳定发展,而短期措施在很大程度上是属于需求侧的,包括财政的支出、货币的供应、利率、税率等等。


因此,供给侧结构性改革和需求侧的宏观调整应该是并行不悖的。一方面要随时随地、时时刻刻推进改革。但是当经济出现波动的时候,也还是要理直气壮地采取一些宏观调控措施。发达国家、市场经济国家都是这么过来的,想想他们这几年的宏观调控,就为了稳经济,负利率一下子执行那么多年。宏观调节起来也是毫不含糊的,一个件又一个件地采取各种措施。


不能供给侧改革迟迟不见效,也不在需求侧实行一些必要的调整、必要的调节措施。这两方面都是需要的,当我们讨论改革的时候,我们也不要忘记,如果没有经济增长,一定的稳定的水平,很多改革也是难以顺利推进的。在经济不好的时候,有些人不改革的借口可能更强烈一点,我们怎么能够使经济保持平稳发展,才能实现长期的增长。


需求侧的调整一定是要有限度的,不能一说需求侧需要调整就变成“大水漫灌”。2008年金融危机时提出的四万亿政策并非“大水漫灌”,当时说的是两年的支出,是把两年当中一般的政府转移支付投资都放进去凑了4万亿,它是一个很好的宣传口径,但是真正里边的刺激政策,什么叫刺激政策?是无中生有,得用债务支撑的刺激政策就那么两三千亿,真正的大头不在这儿。为什么出现大水漫灌?是一年增长了6万亿的地方融资平台贷款。


上述问题表示,由于中央政府要承担宏观调控的政策,包括要防通货膨胀,防债务率过高,而地方政府不承担此责任,因此,中央政府在调控当中要把握力度,要由中央政府负责,包括把地方债务等关进笼子里,让它起到该起的作用,地方政府的职责是地方发展、地方建设,宏观调控需要中央政府负起全部的责任,需要在热的时候压、冷的时候托,进行双向、逆向调节,这是中央政府不可推卸的责任。


来源|新浪网


财富观点

WEALTH VIEWS

樊纲:供给侧结构性改革与需求侧宏观调控并行不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