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财富管理论坛(CWM50)专业成员、建信理财董事长刘兴华在《中国资产管理业务监管研究》报告发布会上表示,资管新规发布以来,行业法律制度基础更加完善清晰,理财子公司作为新型金融机构,在增强宏观金融政策和监管政策有效性方面发挥了独特的作用。


谈及未来中国资管行业的发展,刘兴华建议,应立足于培育中国资管行业特色与竞争力,持续完善顶层设计与制度安排。一是建议尽快出台2020年过渡期后的延伸政策,二是依托银行做大理财业务规模,发挥对其他资管业态的支撑作用,三是通过开设“非标转标”正门,推动非标资产与标准化资产的共同繁荣,四是融合借鉴两种制度下的财富管理模式,推进粤港澳区域经济一体化进程。以下为发言全文:



2020年是资管行业转型的加速之年。完善资管行业发展顶层设计、深化资管业务监管制度改革,对于巩固扩大资管新规的阶段性成果、以资管力量增加实体经济金融产品供给、在新一轮高水平对外开放中全面提升中国金融全球竞争力非常必要。吴行长牵头开展的中国资产管理业务监管研究课题具有十分重要的历史现实意义。下面我结合理财公司的经营管理谈几点意见。


一、资管行业发展的法律制度基础更加完善清晰


两年来在资管新规的整体框架下,金稳会、人民银行、银保监会、证监会相继出台了系列实施细则,统一监管规制,增强监管有效性,既为行业转型创造了公平有序的政策环境,也为各细分行业错位发展提供了行动指南,得到广泛认同。资管新规重塑资管行业生态,打破投资者对资管产品刚性兑付的“预期”,限制期限错配,压缩杠杆率、去除多层嵌套、统一合格投资者标准。在这个过程中老产品保持平稳压降,新产品保持快速增长,没有出现重大风险事件,尤为可喜。在资管业务基础法律关系层面,“新证券法”的颁布以及“九民纪要”的发布,基本明确了资管产品在司法层面的信托法律适用,确立了资产管理产品的证券性质。


监管政策的演进充分考虑了行业的关切,传递了监管部门坚持实事求是,始终以促进资管行业发展为最终目标,遵循资管行业运行规律,在金融安全、金融稳定、金融秩序方面寻求平衡的务实思路,坚定了全行业以更高质量发展解决发展中问题的信心。在金融开放的大背景下,监管机构批准设立中外合资理财公司,彰显了履行金融市场扩大开放承诺、积极与国际接轨的主动作为。


二、理财子公司作为新型金融机构,在增强宏观金融政策、监管政策有效性的方面发挥独特作用


(一)理财子公司成为平抑市场波动,实现金融资源更有效配置的重要力量。成立理财子公司是国家丰富金融市场体系和防范化解金融风险的一项重要制度安排。理财子公司具有稳定的资金募集渠道,能够支撑长期限债券配置,扭转负债结构短期化趋势,增强实体企业抵抗融资环境波动的能力。通过主动积极的大类资产配置,提升各类资产的轮动表现,降低波动率。建信理财成立以来,投资股票、债券等标准化资产超过1100亿元,占比超过50%,为资本市场带来的增量资金不断增多。相较传统银行理财,子公司产品更加丰富,更好地扮演直接融资重要服务商的角色,为金融资源的更有效配置发挥独特作用。


(二)理财子公司没有历史包袱,是贯彻落实资管新规、探索资管行业转型的探路者。各家理财子公司开业以来,投资投研交易能力和人才储备迅速提升,激励约束机制快速与成熟市场机构接轨,金融科技手段在客户识别与风险防控等方面深入应用。各家理财子公司在品牌的打造、母子协同、渠道建设等方面有诸多好的研究和尝试,培育了自身的特色与打法。建信理财2019年6月3日率先开业,成为国内首家理财子公司,经过近一年的经营,公司管理规模稳定增长。至今年7月6日,规模超2500亿元。各项经营指标表现良好,监管指标均完全满足要求,不良资产率为0,未发生任何风险事项及合规问题。


(三)理财子公司代表银行理财转型发展方向。公司化是银行理财回归资管业务本源的核心安排。理财子公司在经营管理上与母行高度隔离,按照公司化、市场化、专业化的路径独立发展,在产品销售、投资管理、风险管理、IT系统、会计核算等方面独立运作。在公司治理上把加强党的领导与建设现代企业制度紧密结合起来,完善三会一层各司其职、有效制衡、协调运作的公司治理结构,建立符合理财业务特点的风控制度和激励机制,制定有利于可持续发展的经营目标。


(四)理财子公司在近期债券市场波动中牢固树立了稳健、安全的口碑。五月以来市场利率出现超预期上行,债券估值大幅下跌,市场纯债券型基金指数最大回撤1.33%, 63%的纯债基金最大回撤超过1%。建信理财公司也有部分产品净值出现波动和净值低于面值的情况,但净值回撤产品的平均回撤幅度仅为0.44%,远小于同期债券型公募基金。五六月的债券市场对理财市场产生的冲击是一次检验净值型产品管理能力和投资者风险承受能力的极好窗口。在这次冲击中,建信理财公司一方面加强对于市场利率波动的风险预判能力,优化资产组合配置,另一方面建立宣导机制,引导投资者理性认识净值型产品波动并形成合理预期。公司严格按照资管新规要求,没有做出任何刚性兑付的安排。在消费者保护工作上积极主动作为,研究制定长效机制,保障消费者权益全面落实。本次市场冲击被隔离在理财子公司,母行产品没有受到影响,体现出理财业务公司化运作对于防范化解金融风险的重要作用。从现在的情况看,市场的理性比预想的要好很多,没有出现因为净值回撤而大规模赎回的情况。目前市场波动已经基本平复,产品净值回归上升通道,资金呈现加速申购的态势。


(五)理财子公司与各资管业态的合作向纵深推进。资管新规实施两周年以来,部分资管子行业由于通道业务压缩而出现整体规模下滑,但符合监管要求的业务规模均呈现快速增长态势。银行理财子公司能够将零散资金吸纳成为规模化资金,通过风险偏好与投资策略的安排,与基金、券商、保险、信托等各类型资管机构精细化对接,有序推动企业和家庭从以银行存款为主的资产配置向大类资产配置转变。建信理财已经构建12大产品系列,涵盖大类资产配置、固定收益投资、股票及衍生品投资、债权及股权投资、全球投资等多个投资策略,成为推动资产管理产业链的总量扩张以及分工专业化的重要力量。


三、立足于培育中国资管行业特色与竞争力,持续完善顶层设计与制度安排


(一)建议尽快出台2020年过渡期后的延伸政策。按照“总量控制、逐年压降、一行一策”的原则,平稳有序推进存量理财产品整改,明确非标转标、非标回表、非标承接等技术细节。新老理财并行对理财市场监管带来不同规范,需要加快统一。理财公司承接老产品的节奏和与过渡期安排需要在未来政策中进一步清晰化。


(二)理财业务可以在中国资管行业中发挥支柱作用。理财业务已经是衡量现代银行综合服务能力的标志性业务,是现代银行支持实体经济发展,维护资本市场繁荣稳定的新生力量,价值取向和发展道路兼顾市场化属性与社会责任。理财业务具有银行的信用特征,在渠道与客户资源方面有天然的优势,要依托银行做大理财业务规模,从而发挥理财业务对其他资管业态的支撑作用。


(三)推动非标资产与标准化资产的共同繁荣。资管新规之后,社会融资结构回归银行主体,信贷在社会融资中的占比提高。从企业的负债结构来看,以债券为主的负债安排容易受发行人经营波动、市场环境变化、政策调控影响,造成融资持续性问题,逆周期调节能力不足。标准资产与非标资产的区分是流动性及信息透明度,可以通过完善信息披露、会计估值等方面的制度,搭建非标资产交易市场,开“非标转标”正门。非标资产可以与标准资产互为补充,发挥银行在挖掘客户、把握风险方面的能力优势。


(四)跨境理财通作为大湾区的金融政策,建信理财公司可以率先推进。在全球低利率的环境下,理财产品对香港投资者有较强的吸引力。建信理财是唯一一家总部位于深圳的国有大行理财子公司,建设银行集团在大湾区拥有建行亚洲、建银国际以及香港、澳门分行等境外分支机构。建信理财已经积极与监管机构汇报,推进“北向通”产品研发及销售准备。我们立足于两种制度比较融合借鉴下的财富管理模式,培育与中国特色社会主义特征相匹配的财富管理核心竞争力,通过统一的财富管理市场,推进粤港澳区域经济一体化的进程,构建国内国际双循环相互促进的新发展格局。


财富观点

WEALTH VIEWS

刘兴华:建议尽快出台2020年过渡期后的延伸政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