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年以来,受国内外经济形势和疫情冲击等因素的影响,人民币汇率经历了一番起伏,截至9月初,过去三个月时间累计升值幅度已超过4%。随着近期人民币的持续走强,关于人民币汇率走强的背后成因、人民币变化趋势对于经济和金融市场带来的影响以及人民币汇率的形成机制等相关一系列问题均受到市场的高度关注。


对此,中国财富管理50人论坛(CWM50)于近日举办了主题为"当前人民币汇率变化趋势与机制完善"的研讨会。兴业证券首席经济学家王涵认为,短期内我们面临资金流入的升值压力,但如果在资金流入时依然把汇率作为工具、储备作为目标,未来当资金流出时抗风险能力会下降;另外,需要考虑在企业对外投资的过程中,因为地缘政治的因素而导致减值的风险。如果从一个国家对外资产负债表的角度来讲,我国的资产端有减值的压力。接下来的政策设计中,如何防范以上风险是非常重要的考量。以下为发言全文:



我们今天讨论汇率的问题,首先需要做出一个判断,那就是“疫情之后,人民币方面的风险是会增多还是减少?”而这个问题的答案取决于在政策方面,我们是选择以一个发展的思路,还是选择在发展的过程中同时考虑风险的因素。


我个人认为至少有两种风险在疫情之后是会增多的。


第一点,首先,我国这几年的政策都是把汇率作为一种工具,而外汇储备是政策目标。但是在疫情的背景下,存在水涨船高的效应,美联储资产负债表在此次疫情中扩张了65%,欧央行扩张了35%,日本央行扩张了15%,也就是说全球三大央行的基础货币都在此次疫情中实现增多,但相比之下我国外汇储备的名义值却没有发生变化。当然,短期内我们面临资金流入的升值压力,但如果在资金流入时我们依然把汇率作为工具、储备作为目标,则需要考虑的问题是,在全球基础货币投放增加的情况之下,同样的3万亿外汇储备,未来当资金流出时我们的抗风险能力是下降的,这是需要我们关注的一个问题;其次,方向上来说,我支持让资金出海进行投资。如果在资金流入国内后,我们再出海投资并得到很好的收益,这样当然好。但是需要考虑在企业对外投资的过程中,因为地缘政治的因素而导致减值的风险,在疫情之后将会增多还是减少?比如,美国打压中概股,包括之前有很多外部资金进入国内投资我国的互联网公司,然后上市,这些公司目前在美国的打压之下,有被迫以低价卖给美国的风险。如果从一个国家对外资产负债表的角度来讲,我国的资产端有减值的压力。从这个角度上看,接下来的政策设计中,如何防范此风险是非常重要的考量。


第二点,关于我国货币的国际化。人民币的国际化是很好的,但是其本身是实体经济的一种结果。换句话说,为什么1973年美元兑黄金贬值之后,却还是把美元作为世界货币?这是因为它控制了全世界最主要的战略资源——石油,只要资源在它手里,就要使用它的货币。人民币现在潜在的发展方向到底是好的方向还是有风险的方向?我们认为,接下来的一个阶段中,对经济发展来讲,数据是一种非常重要的战略资源。以前我国纯市场化的发展,包括腾讯、抖音等在内的发展是有利于中国经济走强和在未来数字战略资源的竞争中抢得先机。但是现在,抖音等机构在美国打压之下,我们对于这些战略资源的控制力是不是在下降?在这种情况下进行人民币国际化,是一个最好的时机吗?或者说,在没有把这些经济问题解决前,强推人民币国际化会不会起到“拔苗助长”的作用?这个问题也需要得到关注。


最后,是我长期的一个观点,汇率的自由浮动是很好的。但是,可以观察到在所有的发达国家中,汇率自由浮动的前提是,市场对央行是有敬畏之心的。比如美国,汇率在不超过10%的浮动幅度下,都属于正常的汇率,但是如果美联储出台任何举措,市场敢跟美联储唱反调吗?不太可能。与此相反的是,1997年,泰国的央行虽然也在进行干预手段,但整个市场都没有进行响应,是因为市场认为它手中的牌没有那么多。


之前讲到的两个因素,代表着我国央行在市场上的影响力。当然这几年我国也做了很多影响力方面的建设,包括对市场各种制度的建设。但如果当前,我们自主地选择把一些可以增加央行对市场潜在影响力的牌扔掉了,这可能不是一个好的事情。


最好的一种货币国际化的方式,一定是在央行有足够控制权的前提下,选择不进行控制。这显然比把所有的安全垫都扔掉后,让市场自由做决定要好得多,尤其是对中国这样的大国来说。

 

*内容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不代表CWM50立场。转载或引用,必须是以新闻性或资料性公共免费信息为使用目的的合理、善意引用,不得对内容原意进行曲解、修改,同时必须保留本平台注明的来源信息。


财富观点

WEALTH VIEWS

兴业证券首席王涵:当前要关注外汇储备的抗风险能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