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1年是“十四五”规划的开局之年,是“两个一百年”奋斗目标的历史交汇期,中国将由此开启全面建设社会主义现代化国家新征程的第一个五年。“十四五”规划对于我国在百年未有之大变局下保持经济社会持续健康发展,有着十分重要的意义。


“十四五”规划的核心要义是什么?未来五年我国经济工作的重点在哪里?如何正确认识和把握中长期经济社会发展的重大问题?为更好地学习“十四五”规划,把握经济工作方向,中国财富管理 50 人论坛(CWM50)举办“‘十四五’规划解读与新发展格局构建”专题研讨会。CWM50学术顾问、全国政协经济委员会副主任、中财办原副主任杨伟民对“十四五”规划进行深入解读,CWM50理事长、全国政协经济委员会主任尚福林做重要讲话。来自研究机构和市场机构的近百位嘉宾参加了会议。



CWM50学术顾问、全国政协经济委员会副主任、中财办原副主任杨伟民以“立足新阶段,贯彻新理念,构建新格局”为题,对“十四五”规划进行深入解读。他表示,“十四五”规划的整体逻辑可以用“三个新”概括,即新发展阶段、新发展理念和新发展格局,并分别从三方面进行了阐述。首先,我国即将全面建成小康社会,进入新发展阶段,目标转向实现现代化。新发展阶段面临着前所未有的机遇,也面临着前所未有的风险挑战。第二,要按照“创新、协调、绿色、开放、共享”的新发展理念来发展。“十四五”规划建议的谋篇布局,是按照新发展理念安排的。“十四五”规划的指导方针、远景目标,和“十四五”的主要目标、重点任务、重大举措都体现了新发展理念。第三,新发展格局在我国未来经济发展中具有纲举目张的作用。构建新格局,就是把坚持扩大内需战略这个基点、深化供给侧结构性改革这条主线、推动高质量发展等统一到新发展格局的思想框架之下。新发展格局要求畅通国内生产、分配、流通、消费之间的循环,畅通国内国际循环。


CWM50理事长、全国政协经济委员会主任尚福林就“十四五”期间金融业改革发展的任务做重要讲话。他表示,“十三五”期间,金融业保持了稳定健康发展,“十四五”时期要继续适应我国社会主要矛盾变化和新格局发展带来的新特征。“十四五”期间,金融业面临与以往不同的环境,要支持高新技术发展,应对人口结构变化,面临更高的环境约束和更高的服务实体经济的要求。此外,“十四五”规划提出发展和安全的关系,金融安全是安全里面很重要的内容,提醒我们要高度重视金融领域的风险,特别是要警惕资金脱实向虚。他指出,“十四五”规划中“建立现代财税金融体制”的内容,从中央银行、银行机构、市场、监管四个层次对建立现代金融体系提出了要求。现代金融体系,即适应经济改革开放和经济体制发展要求的金融体系,在不同时期有不同的要求。此外,他还从深化市场改革、扩大对内对外开放、提高金融科技水平等方面提出了“十四五”时期金融改革发展的任务,并特别强调要完善金融监管体系,提高透明度,提高法治化水平,筑牢金融业防范防线,不断提高金融业安全的底线。

 

中国财政科学研究院院长刘尚希从以人为中心的发展思想出发,阐述了对“人的现代化”的理解。他表示,在新发展阶段,中国发展的大逻辑发生了根本性转变,由以物质和制度为核心的现代化转变为以人为核心的现代化。因此,新发展格局核心的问题就是人的问题,从社会层面看,这涉及到社会基本权利平等的问题。当前,我国面临的最核心的问题是群体性的差距问题。在分配方面,表现为群体性收入差距、财富差距、消费差距;背后更深层的原因是群体性能力的鸿沟,即群体性权利的不平等导致起点不公平、机会不公平。他指出,要实现共同富裕,就要将发展的逻辑和焦点真正拉回到人本上来,以社会化改革为导向,推动市场化改革,形成两者协调推进,这样才能从大的宏观格局上为内循环的畅通创造条件,才能构建新发展格局。

 

人民银行参事室主任纪敏从高质量发展的逻辑及如何实现高质量发展两个方面发表了看法。他表示,新发展格局下的“双循环”是高质量的“双循环”。高质量循环一方面从供给端而言,要从过去依赖廉价劳动力投入,更多地转向依靠创新驱动,提高全要素生产率;另一方面是要有足够的消费内需。当前,我国收入分配差距总体上高于同等收入水平国家,也高于发达国家同一发展阶段(人均GDP1万美元)时的水平。原因一方面是产业结构转型升级过程中,行业以及地区投资回报率加快分化带来的收入差距;另一方面也与住房价格上涨较多导致的分配效应有关。他建议,“十四五”时期,政府应通过为低收入人群定向减支增收改善收入分配。减支方面,重点是增加保障性住房供地,通过较多增加长租房等途径,降低中低收入者居住支出负担,这实际上等于政府向居民转移土地出让金;增收方面,可适当减少政府资金使用中的项目投资,将资金通过为小微企业减税降费、嵌入普惠金融以及直接增加低收入人群收入等途径,增加低收入人群收入。

 

工商银行董事卢永真认为,提高直接融资比重是构建金融新格局的重要方向,对直接融资的比重提出要求,可能有利于作为间接融资主要载体的商业银行有所作为,实现提高直接融资比重的目标。此外,他结合自身工作经历提出,金融和产业的协同,以及金融支持创新体系的完善,需要做好顶层设计,同时需要监管部门和产业部门做好协同。


天风证券副总裁翟晨曦认为,在推动新的改革的同时,金融体系的机制问题也亟待进一步梳理和理顺。她表示,随着近年来金融市场的改革开放,我国金融市场国际化程度逐步提高,在此情况下,金融市场真正意义上的法制化、规范化、透明化,将成为“十四五”时期实现金融市场更稳、更快、更好发展的深层次的基础。



最后,尚福林对各位专家的发言进行总结和点评。他表示,“十四五”规划清晰地描绘了新发展格局的底层逻辑、发展目标和工作要求,要在规划的指导下,做好金融工作,更好地适应整个经济发展,真正能够建成一个适应经济体制、适应经济发展的金融体制。



CWM50动态

CWM50 NEWS

【双周闭门2020年23期|总78期】“十四五”规划解读与新发展格局构建

2021-01-19